绝版青春-序

他们总说 年少轻狂 一切都像走马看花 ——信《我记得》

WHY

快过生日了,其实我每年是不过生日的,甚至对每个节日都不怎么感兴趣,我不喜欢热闹。今年不一样,特别想给自己一个交代。

往年对这些日子没感觉,可能是自己不在乎自己的年龄,年少无畏。到了今年,我突然觉得很多事情都变得急躁了起来,也许是因为自己年龄到了,24 岁和25 岁的感觉真的是不一样的;又也许是工作近 3 年了,依旧一无是处的彷徨; 又也许是一起毕业的同学,周围的人,都在忙碌,都在改变自己,想方设法的「适应」着这个社会。而我,一直迷茫,一直彷徨,心里却又不知道坚持着什么东西,自己和自己生活的犟,和周围的人犟。个性也好、叛逆也罢,有的时候甚至我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在执着着什么。

13 年的 7 月份,我写过一篇文章 乐魂转型,最可能代表自己这些年的心境:

杨溪不再摇滚了,不再亢奋了,不再是那个惆怅和愤青的少年了。我心里有些矛盾,总归是该开心还是不开心?有些青涩的酸酸的感觉,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也许你们不会懂的。 … 如果有一天我也被同化,不再愤青,那将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

2 年以后的今天,我对很多事物有了新的认知,不那么「亢奋」,心里也不像当时那么「愤青」,并没有觉得多么可怕,而是欣然的接受了这一切,没有无奈,没有悲伤。 这之前和这之后的区别在于,以前我与社会环境抗争,与周围的人抗争;现在我只想与自己抗争,让自己变成一个优秀的人,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让自己的生活乃至人生变的更有趣、更有价值、更有意义。

我记得,大学有个心理学老师,说过这样一句话:“女人的成熟,可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而男人的成熟只需要那么一瞬间“,我跟很多人讲过这句话,只到这段时间才真正的懂了这句话的含义,可谓后知后觉。

我真的很感激能到合肥有这样一段经历,能让自己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以前我觉得自己生活、工作做的还不错,现在觉得自己才刚刚开始,因为只有方向正了,才算开始。我也尝试着去改变一些自己的性格,改变自己一直以来的习惯等等。 我想每个人都会有这样一个过程,从彷徨、迷茫到了有了方向,只是我比较笨,花了7年的时间才逐渐了找到了自己的可能的人生方向。

今年 10 月份到合肥之后,在公众号写了一篇「在合肥」的日志,后来觉得还不错,每隔两周更新一篇在合肥(系列),目前为止一共四篇。

我喜欢写东西,有一天我突然就想为什么不早点做这些事情呢?!如果把自己的思考,自己的生活经历写成一部小说,10 年,20 年,一辈子……也是一件很赞的事情。

于是,我觉得我需要把之前七年的欠的先补上,作为这部小说的第一部,在合肥以及在我结婚之前作为第二部。

HOW

7 年我打算拆分成 3 个系列,在西农(4年)、在北京(1年)、在上海(近两年)。

其实在做这个决定之前,我很犹豫。时间长了,很多事情都忘了,怕自己写不到自己想要的效果,这是其一; 我们周围的一些人,总有一些是自己的喜欢的,有一些是自己不喜欢的,写出来总会涉及到个人隐私,这是其二; 回忆是一件很累的事情,有些事情我不想去想,更不想写出来,这算是其三吧。

后来,我和郑媛聊过自己想写一系列大学生活的文章,并说了自己的顾虑,她表示支持,说我想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不要想那么多。其实,想想也是,只少一根主线,否则真的就乱写了。

我曾经有一个念想,是把自己喜欢的所有音乐全部收集起来,想什么时候听就什么时候听,后来这个想法在一番挣扎之后破灭了;我曾经有个念想是把为中国摇滚写一部历史,到现在都没有实现过……

看我文章时间长的人,应该知道我是很喜欢音乐,喜欢摇滚。其实我这几年的变化完全符合自己对摇滚的不同理解(这让我想起了许巍和杨溪),这三个系列我会穿插很多中国、国外摇滚以及摇滚人,也算是实现了自己的念想。

文章的几大配角,我已经挨个征求了同意,所以出现有很多真名,真实地故事。涉及到的人,我会用拼音或一些外号代替,尽量不扯别人的隐私,故事和音乐为主,人为辅。

张杰

2015/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