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农-S9:摇滚(1)

上大学、工作以后遇到很多人,我会把遇到的人进行分类。对我来讲,最重要的两类是:兄弟和朋友。我觉得他们的区别在于,兄弟是没有距离的,朋友是有一些距离的。举个例子,当你让他们帮忙做事情的的时候,他们都会尽力帮你。 当遇到不愿意的时候,兄弟会一边骂你,一边帮你,朋友会可能不会说出来;兄弟就是你在任何时候都愿意去打扰的人,而朋友你要顾及他的感受与生活。杨溪、峰子属于前者,邬明、X、胖子、张超等属于后者。

我交朋友的唯一的准则是:坦诚。脾气好坏,个性与否都不重要。我最讨厌人前一套、背后一套的人,我也不会做这种事情。比如吴磊吧,我们在群里,动不动就怼起来了,怼的不可开交,这时候得靠 Tanky 出来逗B一下缓解尴尬的氛围。 不过,我在背后还是经常拿吴磊出来吹牛逼的:「我认识一个朋友,多年运维经验,在运维、系统、工具方面,屌!学习和动手能力,强!前两天我 xxx 问题搞不定,人家分分钟就搞定了······」。 以前经常跟广宇吹:「磊磊在文档化方面做的还是很好的,你看楼上的运维文档,基本上都靠他做起来的······江游的服务器集群,他搭的······上次我的服务器也是被他删的······」。我相信他也是这样的人。有的时候你会发现,替朋友吹牛逼的感觉比给自己吹牛逼还要舒坦。

在我的很多文章中,都会出现杨溪这样一个人。还别说,杨溪和 Tanky 虽然性格上差距很大(他们相互不认识的),但是在有些方面真的很像,比如他们都是很重感情的人,他们是都是存在感爆棚的人(如果可以出现在别人的文章里,可以得到别人的夸奖,开心的屁颠屁颠的)。

前面写了 10 篇了,一直没开始都没开始写摇滚,主要是我没想明白怎么写,好像这个摇滚这个概念以及它所表达的含义,已经深深的印入我的生活中,无法用言词表达。我写技术方面的文章,感觉总有的写,大多数时候写着写着就刹不住车了, 因为它是在明面上的东西,我写出来愿意看的人就能看明白。反过来,写音乐、生活方面的文章,总是写完了擦,每次都抑制不住自己心里的悸动开始写,写到一半又删了。

这次还是一样的,我不知道自己会写出几篇、也不知道会写成什么样,随便写写吧。所有的故事都有一个开始,关于摇滚,杨溪就是开始。


我好像是一个从很小开始就会想很多的人。

记忆中从起码初中起最常就会躺在床上想的事就是,宇宙好大,而我们又是渺小,这种对比,反差,令我感觉非常可怕,非常恐惧。还有人会死,我死了,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事都不知道了,好可怕。 这可能注定了我一直都不会是一个很天真,很开心的人。高中时开始,我爸妈就会常说人家孩子都看起来青春阳光的,你怎么天天都是愁眉苦脸,唉声叹气。

其实我从高中开始就有了彷徨、迷茫的感觉,感觉很少有东西能刺激到我,能我打起精神,提起兴趣。那时候每天我会听很多许巍的歌,那时候的许巍,每首歌好像都会击进我的内心的最深处,我能感觉到一种完全的沉浸感,听着许巍的歌,会哭,会笑,会轻盈,会沉重。

我记忆中最深的是,在高考之后,要填志愿,我跟我爸发生了很大的争执,不是因为报什么志愿,而是估分,他让我仔细的再估几遍然后综合一下,而我觉得我已经估过了,不需要在估,可能看起来不算什么事,但是在我们家,在当时的环境下,我们吵得不可开交。

于是,我选择出去走走,我下了楼,感觉自己就是个行尸走肉,呆呆的走,呆呆的看着周围的景象,但是脑子没有任何感觉,没有任何想法,没有任何人可以交流,非常孤独,非常痛苦。

我想起了我的秋天,我唱着我的秋天,流着泪孤独的走在大街上:

那些无助的夜

我漫无目的地走

那些无助的夜

你牵着我的手

幸福如此遥远

我无法看见

在大一第一次全班聚会的时候,杨溪唱的就是这首歌:许巍的《我的秋天》,他唱的很认真,但是我没听懂(估计没人能听懂)。

「用我长长的头发,遮住我迷茫的双眼」,这句话用来形容杨溪再合适不过,那个时候还有一把木吉他。你可能觉得:卧槽,这不是一个典型的文艺范么,你错了,他不是文艺,而是抑郁。 大一一年里,他都是孤独的,除了自己本身的压抑的性格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上大学他就是有女朋友的,他不是一个人,这样他离班级这个群体的的距离就更远了。

大一的时候,我很讨厌三个人:杨溪、邬明、X(跟我正确发音:「叉」)。

杨溪,他总是唉声叹气,无论是上自习、吃饭还是上课······,总是会把氛围带的无比压抑;呜明呢,他对所有事情的态度都是一样的:无所谓,表现的特别彻底;X呢,因为他X啊。(然而,世事无常,造化弄人······ 最让我讨厌的几个人却给了我大学生生活中最多的记忆。)

前面文章说过,我大一下学期的时候谈恋爱了,也不是一个人了,也快被宿舍孤立了。大二课比较多,食堂饭基本上抢不到什么好的了。中午,我和 zq 就经常东门吃饭,经常能碰到杨溪他们两个。 一个班的同学,也没多大仇多大怨,年轻人,反正经常能碰到一起,下课一起过去吃完一起走回去。

就这样,吃着吃着,四个人就熟悉了。印象中,后面还是接着吃······过个节啦,过生日啦,周六日啦,今天开心啦,今天不开心啦······ 大学里大家手头都没什么钱,四个人下馆子两个人要划算的多,所以动不动就出去炒个菜,吃个火锅什么的。

大学生活真的很简单,可以做的事情就那么多,朋友感情也就是这么那么来的。我和呜明和 X 的感情是打篮球、扯淡、吃饭喝啤酒搞出来的,和峰子胖子他们是打游戏、扯淡、吃饭喝啤酒搞出来的。和杨溪就单纯的很多,一起听歌聊音乐。 我们一起讨论摇滚,分享摇滚,一起愤青,一起摇,一起吼。

我的听歌经历基本上可以分为下面几个阶段:

  1. 流行
  2. 轻度国内摇滚
  3. 重度国内摇滚(90年代的中国摇滚)
  4. 地下摇滚
  5. 国外摇滚
  6. 国内小众音乐
  7. 后摇,纯音

这两年基本上都是什么好听听什么。不再标榜自己是一个听摇滚的怎么怎么样的,有人可能觉得不愤青了、不摇滚了,我恰好以为这才是真摇滚。要说真正偏执和痴迷的摇滚的阶段应该是从 11 年到 13 年这三年的时间,听的特别多,各式各样的摇滚都听,研究摇滚风格和摇滚文化。

启蒙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你对自由的向往 。天马行空的生涯,你的心了无牵挂」。

在军训的时候为这个班带来了许巍,而我也仅仅知道蓝莲花。后来大家都开始蓝莲花了,杨溪似乎对蓝莲花有了抵触感。后来他跟我讲,许巍有很多好听的歌,我并没有在意。

直到某个秋天的傍晚,夕阳西下,晚霞烧红了整个西边的天空,我们走在从小东门通往西区宿舍的路上,杨溪突然唱了几句:

「天边夕阳再次映上我的脸庞 ,再次映着我那不安的心 ,这是什么地方依然是如此的荒凉 ,那无尽的旅程如此漫长」。

此情此景,伴随着沧桑的歌声,以及每个人对未来的悸动与迷茫。突然间,我被触动到了,决定去听一听许巍。也有可能我也要这种装深沉,装 B 的感觉。

听了之后,许巍的音乐有两个方面让我深深折服,并且欲罢不能。

一个原因是电吉他、木吉他前奏,架子鼓,不信你可以听一下:

  • 吉他前奏代表歌曲:故乡、漫步、像风一样自由、彩虹、旅行、完美生活、礼物
  • 架子鼓前奏代表歌曲:闪亮的瞬间、浮躁、今夜、我的秋天(从头到尾的 deng,deng,da,da,deng,deng da 鼓点)

另一个原因是歌词:

  •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年少的心总有些轻狂,如今你四海为家。—— 《曾经的你》
  • 青春的岁月,我们身不由己。只因这胸中,燃烧的梦想 ——《完美生活》
  • 谁画出这天地,又画下我和你,让我们的世界绚丽多彩。谁让我们哭泣,又给我们惊喜,让我们就这样相爱相遇。总是要说再见,相聚又分离,总是走在漫长的路上。——《旅行》
  • 走不完的路,望不尽的天涯。在燃烧的岁月,是漫长的等待。当心中的欢乐,在一瞬间开启。我想拥你在身边,与你一起分享。——《礼物》
  • 我不停的弹着不停的唱着,直到所有的弦都断了。我不停的弹着不停的唱着,直到所有的力量尽了。有一种力量有一种力量,依然在我心中流淌。——《浮躁》
  • 过去没有开始,未来没有终点。这是希望的旅程,是谁在风中奔跑。自由穿行梦想,向着幸福的远方。——《风行》
  • 我给你自由,记忆的长久。我给你所有,但不能停留。我像风一样自由。——《像风一样自由》
  • ······

我曾经想过用「时间已过去多少年,如今的你们在哪里。经历着什么样的故事,什么样的幸福伤痛。今天我依然还能够感到,那理想飞扬在春天里。——《少年》」 用来作为在西农的结尾(我第一次向 GF 发短信隐式表白用的是:「很多事来不及思考,就这样自然发生了」。 也不知道她当时懂了没······。擦,原来我以前就这么文艺)。

对于杨溪、对于我,换个阶段,早几年或者晚几年再听到许巍,可能就不会有这么喜欢了。

大二的时候,我受峰子和胖子的影响开始看古龙的小说,后来古龙的小说基本上都被我看遍了。能突然对许巍有感觉,和当时看古龙小说有很大的关系。古龙小说的主人公,总是在流浪、总有自己兄弟朋友、总是嗜酒如命。 有的人很颓废,比如李寻欢;有的人很隐忍压抑,比如傅红雪;有的人执拗,比如阿飞;有的人很洒脱不羁,比如叶开······ 但是都有一个共性,就是他们眸子很亮(眸子意味着希望)。这和许巍的歌词表达的东西是一样,这是他们教会我的:

可以流浪、可以迷茫、可以彷徨,但任何时候从不放弃希望。

张杰

2015/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