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农-S2:宿舍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你对自由的向往,天马星空的生涯,我的心了无牵挂 ——许巍《蓝莲花》

杨溪(暂且不管杨溪是谁)说,这些人真他妈烦,一说许巍就一定会说蓝莲花,许巍还有那么多好听的歌呢。我也烦,不过作为真正意义上的开篇,放蓝莲花再好不过了。

下大巴以后,一路按照「新手引导」办完各种手续顺利到达宿舍。

敲门以后,一个胖胖的少年开门。

“你好,我叫孙建国(建国,是我在西农的第一个朋友)。”

面对如此成熟客套的打招呼的方式,我有些不知所措(毕竟,村里人),愣了一下,笑道:

“额,我叫张杰。”

“你住这边,” 他用手指了一下,“住我上铺”。

我是一个偏于冷漠的人,尤其是对一个新的环境。我放下行李,环顾了一下四周,宿舍 4 个人,4 张配套座椅,4 个放行李的柜子,一个阳台…… 看床铺,我是最后一个来的。

虽然我知道他们已经来了,但是还是愚蠢的问了一个问题:“他们,还没来吗?”

“你是最后一个了,我第二个来的,对面上铺那哥们来的最早,不过我没见过正脸,偶尔回来睡个觉,没怎么说过话;下铺的那哥们比你早一天,应该去洗衣服了吧。”

话说途中,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后脑勺有几根头发炸着,端着脸盆,从门口一颠一颠地走了进来。我的第一反应是,好小,初中生?后来得知,这个孩子(噢,不! 应该叫同学)叫汪进祥,是我们宿舍年龄最小的。

当前晚上,他上铺的另外一个哥们没有回来,第二天早上不知道几点回来的直奔床上,睡到大中午。哦,原来这几天他一直在网吧通宵打魔兽世界。

刚到学校的那段日子,无非就是相互认识,辅导员带我们认学校,讲一讲学校的历史啦。后面的军训就更没什么可讲的。总之,大家都很开心,总是面对一些新的人,新的物,不亦乐乎。

只有一个人是例外,就是我们宿舍的那个哥们,他总是那么冷漠,好像学校的任何事情他都不感兴趣。因为经常抽烟,也是辅导员的重点关注对象。我很不理解,怎么会有这样的人,直到有一次喝酒喝开了,他讲听了他的故事(5分吹B成分,5分真实性吧),才逐渐地理解。 如果要是我,我可能也不感兴趣。对于这个神一样的男人,我会单拉一篇来讲,前提是要通过他老人家的授权。

我们宿舍是 113,后来因为宿舍单面靠墙冬天太冷了,没过多久(一年左右)就换了一个宿舍,搬到 103。我想对于很多人大学宿舍的编号总有一种莫名的自豪与荣誉感,他是这个团队的代号。 为达统一,以后都用 103(穿插一个梗,我们宿舍一直比较乱,大二的时候,有大三同学经过门口,会留意看看,然后说:“你看这就是他们的大四的宿舍,真乱,我们可能也会这样……”)。

分别介绍一下宿舍成员,额外信息在后面的故事中慢慢穿插,按年龄顺序:

黄营峰的个人档案

孙建国的个人档案

张杰的个人档案

汪进祥的个人档案

103 是年龄差最大的一个宿舍,年龄最小的是班里最小的,年龄最大是班里最大的。性格差距也比较大,经常有人说,你们宿舍四个奇葩,只有建国可能正常一些。 很奇怪的是这样的四个人的关系处的还都不错,一起开黑通宵打游戏,每学期开始、结束会出去喝一杯;逢年过节的,出去喝一杯;峰子把游戏号卖了赚个一两百的,出去喝一杯···

一个班 30 个人,22 个男的,8 个女的,听说这还算很不错的配备了。就在军训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我发现班里的有个姑娘,长的还不错,于是我就慢慢地留意,后来好像就演变成了暗恋…

张杰

2015/1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