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农-S16: 毕业碎语

以前承诺要一天更新一篇把这一系列写完,然而过程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回忆并不是一件让人很痛快的事情。不管怎么说吧,总算是把在学校的这段经历写完了,这篇 文章 是我毕业的时候写的,全文引用。

另,后面的在北京和在上海,只会更新到博客,不会更新到公众号了;公众号,我争取写一些职场和技术类的文章。

毕业碎语

  • 作者:独酌逸醉
  • 时间:2012.07.01

早就想写写最近这一个月的,一直在忙着毕业,事情繁杂,静不下心来。到家了好几天了,今天连上网了,决定随便写写。

我 5 月二十几号从公司回到学校,具体时间什么时间忘了。原本计划回到学校好好毕设,顺便学点技术。想必很多人和我的想法是一样的吧,呵呵!回到学校之后,基本上就天天打游戏去了(dota),天天开黑。宿舍胖子和祥子都没回来,胖子是开学还没回来,祥子是在北邮研究生复试之后回家了。只有锋子淡定的一个人在学校打 dota,冲 1500 ,不过我回去他就不寂寞了。我回去很多人还在公司,班里面没几个人,打球也就没啥人。月底大部分人就都回来了,WM 还坚持在公司到五月中旬。

每天和 YX ,DZR, WM 他们吃吃喝喝,打打篮球。日子过的还算挺快,等学院开始催毕设论文的时候,我才有些急了。氛围就是大家嘴里天天喊论文,也没什么人行动。到最后,我也不知道论文怎么来的,就已经开始天天改格式了。大一学的排版,现在都忘的差不多了,排版遇到的问题要比写论文还要多。

转眼就答辩了,原本在我心中神圣的毕业答辩,等我知道真相后,彻底颠覆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坑爹啊!答辩结果是怎么样的,都已经不重要了,只关心的过于不过。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学院都会让过的,事实上也是如此,好的未必分高,差的最后也都让过了。

最后几天时间过的飞快,不知不觉一天就过去了。送书、卖书、卖东西。吃饭,喝酒,吃饭。转户口、转档案。体检。我想着,这一切顺顺利利的结束,我拿我的毕业证、学位证去公司报道,开始我的职场打拼生活。

天意弄人啊,体检的时候照了个 x 光,照完之后那么医生MM问我得没得过结核,我说没有啊,我都不知道结核为何物。她让我去示范区医院做个胸部 CT,随后的几天我就一直奔波在学校和示范区医院之间。具体过程我就不说了,结果是我确诊得了肺结核!每天的生活让我有种,拿起来一个啤酒瓶然后找一块大玻璃使劲砸去。现在的医生 TM 是看病的吗?!毛 TM 都不懂,就知道去做这种化验,也不跟你解释为什么。最让我郁闷的是,我身上不痛不痒,怎么就病了呢?!肺结核不是传染的么?为什么我们宿舍人都没事,大家都很正常?!我怎么就病了呢?!我一直不明白!

校医院找我谈话,大体就两点:1.赶紧治病;2.少和别人接触,别传染给别人。这两点,都让我很纠结。第一,治病。医生说病很好治(坚持吃药就好),但是需要至少半年时间。半年意味着什么?工作怎么办?FUCK !第二,少接触。要毕业了,少不了聚,以后大家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了。聚一次少一次,我怎么能不去呢?我怎么可以不去呢!那段时间我很烦躁,但是又不能和别人说,因为我也不知道到底会不会传染给别人。临近毕业了,搞的人心惶惶,不好!后面的两次班级聚会我都没去,以及后面的散伙饭,我也没去。我想对大家负责一点比较好,都是要出去工作的人了,万一传染给别人,后果很严重。每次晚上想想,眼泪不自觉从脸颊划过,我一直以为自己很坚强,没想到,等真正遇到事了,原来自己这么脆弱。

28 号我就走了,27 号和我们宿舍人还有剩下的一些人一起吃了饭,喝了很多。我心里不痛快,很不痛快。可以看出来,大家心里都不是很舒服。吃完饭,WLB叫上去喝酒,我们都过去了,玩了一会,决定去唱K。没几个人有心情唱K的,本来打算唱通宵的,唱了一会,都困的不行了。几个人喝多了,都躺着睡了。晚上两点多的时候,都回去了。我早上 8:30 的火车,还没收拾东西。加上蚊子咬的受不了,第二天不到六点就起来了。上了会网,收拾了收拾,时间差不多就走了。祥子送的我,给 ZQ 打了个电话,就走了。走到门口,回头看看西农的大门,感慨万千。

一路上的火车,怎么都提不起精神来。病+毕业季,很难让人开心起来。稍微想想,总想哭,从没感觉自己如此脆弱过。什么都来得及买,加上酒喝的胃里面干的很难受。真是揪心啊!还好有我妈,有ZQ,有CX。聊着天,时间会过的快一点,谢谢她们。

在家待了两三天了,心情稍微好了平复了一些。偶尔想想,还是觉得有些不爽。这半年时间,我需要好好规划一下,怎么去度过。不写了吧!

今天看了一篇文章,里面的一段话说的很好,分享给大家看:

「每一次深刻的认知,都意味一次痛苦的洗礼。当时身处其中的滋味,正如炼狱一般的折磨,本能的痛恨自己的无知、无能,更加剧了生不如死的感觉。可是,一旦意识到错误在哪里,重新确立生的方向,我就要毅然决然的和过去的自己挥手道别,选择重生。恰如曼德拉说起获释出狱当天的心情:“当我走出囚室、迈过通往自由的监狱大门时,我已经清楚,自己若不能把悲痛与怨恨留在身后,那么我其实仍在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