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农-S14: 找工作

大早上,睡的正爽呢,被楼装修吵醒了,几番咒骂之后,决定起床写文章。

在外面租房子最讨厌三件事情:

  1. 早上楼上装修
  2. 晚上小孩在楼上蹦跶
  3. 隔壁有人啪啪啪

一点办法都没有,我艹艹艹。

在西农系列最后两三篇了,总算快结束了。这篇文章介绍大四找工作的那段日子的经历。

-—

每年的九、十月份,都是校招的时候。BAT 这样的公司,校招是最早的,不用等到 10 月份差不多就结束了,小公司只能"捡漏"了。

招聘与应聘这件事情,我总觉得很「尴尬」,比如说多轮面试刷人、学历/学校观念、四六级、招聘的人可能不是用人的人等,等你真正工作以后才发现这些硬性指标都是扯淡的;但是回过头来琢磨,同一个职位那么多人来应聘,总需要一个硬性的指标来过滤一批人。所以说很「尴尬」,还好只是校招(关于这个行业,太多太多的话题可以写了,先打住吧)。

西农这样的农林院校,几乎没有公司去设立专场的招聘会,如果有的话,也是一些很小的公司(比如西安神州数码)。没有办法,只能去西安找工作。大四上学期刚开学,很多同学就开始浩浩荡荡的往西安涌了,课也不上了,西交、西电、西工大三选其一周边租个房子,开始了做持久战的准备。我也想不明白他们这样技能是怎么学到的,总之,这一切都理所应当的发生了……

邬明、小宝、cy、hx、郑媛 他们应该最早一批去西安找工作的,再之后的一两周,全都离开学校了。一个专业上课的只有十几个人(大部分都是要考研的人),我偶尔会去一次听听课。

等到 10 月的时候,班里似乎只有我和峰子两个人没有去西安了,峰子还憋在宿舍疯狂的打魔兽世界,我在外面租房子处于迷茫期,不想找工作也不想考研。

我好像从小就是一个对外界排斥很严重的一个人,对陌生的人和环境总是会有莫名的焦虑,所以一旦依赖了某一个人或者一个熟悉的生活环境,对投入很多的感情在里面(不过现在好多了)。记得在以前的文章里面说过,我不想找工作的很大原因是,我不知道自己面对的行业是什么样的,不知道要去选择什么样的工作,万一不是自己喜欢的怎么办……。

熬到 10 月中旬,实在是熬不住了,那种感觉可能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懂:每天都会有人从西安带着 Offer 回来,也有人回来买了一本《程序员面试宝典》打算闭关之后再战,几家欢喜几家愁,整个专业都在谈 Offer,"谁谁谁年薪多少,哎不行,你看人家 XXX ,真牛逼",嘴上叨逼的人,其实心里羡慕的不得了。

峰子还是打魔兽世界,几次交谈之后,峰子说你先去租房,我马上就来 … 尼玛 …

就这样,我去了西安,记忆没错的话,应该是在西电周边租了一个房子。因为峰子还没去,邬明就暂时搬到我那边了。

10月中旬的时候,大部分公司宣讲会都已经结束了,还没有找到工作的人已经开始有些着急了。邬明给我 "传授着" 面经,我逐渐了解了一些潜规则,像什么霸面啦,霸笔啦。

有人说 大学 是 学生时代 和 社会 的过渡期,我觉得不是,至少我所经历的大学不是,但是找工作这段经历才真的是,虽然很短。很多人都是在找工作的时候才第一次了解到了「这个世界满满的恶意」。

有次,某国内牛逼硬件厂商招聘,让同学提问。我们同学几个也在,cy 提问的第一句话喊的很大声,说:“我是 陕西,杨凌,西北农林科技大学,信息工程学院,计算机081班的 cy”。言下之意,你们可能不需要我们学校的,但是我还是要喊出来。台下一片喝彩,自发鼓掌。可见,很多人都对这种学校学院的观念嗤之以鼻,很不爽,很悲愤。

当我去西安的时候,看到邬明、张超、郑媛他们一帮找了一个月工作还没有拿到 Offer 的人(看到文章别喷我啊),我才发现有一种疲惫叫做身心俱疲。邬明跟我讲,经常晚上十一二点,从西交大到西电那趟公交车上全都是我们这批人,不熟的也都变的很熟了。

去西安最爽的一件事是晚上和邬明两个人炒几个菜,几瓶啤酒,在房子里喝啤酒吹牛逼。我记得很清楚旁边有一家川菜馆,味道很赞,关键是米饭免费还很好吃!

我在西安待了一周就回去了,三流的公司基本上横扫了,二流的公司几次笔试,几次面试,经历很少。让我感受「满满恶意」的是一家公司和学校。

金山

当时我一心想找一家做游戏的公司,当时西山居和七尘斋都在招聘。我做了两次笔试、投了九份简历、一次面试。

见了七八个HR,我说我投了你们公司,帮我看一下。每个 HR 的反应都是查无此人,给份简历吧,感觉他们很忙很乱。

安排我第一次去面试,我从12点左右等到下午三四点实在等不了了,我就找个人问了一下,他说今天安排面试的人没有你,你给份简历吧,我帮你问问。

学校

还没有离开面试的地方,学院教学办一个老师,给我打电话说,你学分没修够,要回来一趟。我再三解释说,这几天有面试,能不能缓几天。那老师说不行,明天早上必须到,你要是不想回来的话,就别毕业了。

从面试的地方到到火车站要一个多小时,买票等车,等我到杨凌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了,吃了一袋泡面。快11月份的杨凌晚上已经很冷了,一两周没回去,租的房子有些潮,加上一天的折腾,衣服都没脱就睡着了。

凌晨两三点的时候,接了三个电话,都是金山的,让我去面试。我当时困的都不行了,记了一下面试地址,后面两个电话,没细说就挂了。

第二天早上 8 点不到我就到教学办等那个老师,先是没来人,8点半左右有老师来了,我问了一下,他说那老师可能家里有事,你打电话问问吧。我打了七八个电话都没人接,最后无奈找另外一个老师说了一下大体情况,那老师说没事,后面不能挂科了,能毕业。我当时真的心里一万匹草泥马飘过,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打电话说明白不就行了,我他妈回来了,你又不在。

中午饭没吃就直奔西安了。

「我对学校有很多的看法和怨念不是凭空来的,都是因为这些让人非常不理解行为,不理解这些条框,不理解他们的世故,不理解作为老师却没有师德。这也是为什么我喜欢大城市,喜欢这个行业,因为想对简单和公平,各凭本事吃饭。」

风行

到西安,邬明说有几个笔试赶紧过来,我就直奔西电了。我去的时候,风行的面试已经进行了半个小时左右,解释了一下原因,HR 给了我一份笔试题,说随便找个地方坐吧,「不要打扰其他人」。我答题的时候感觉这笔试题就是为我量身定做的,偏于 C++ 基础还有一些拔高的成分,答的很爽。

再次回到西安心境不一样了,我已经不想找了。等第二天金山的面试和风行的面试通知。

金山

风行笔试完的第二天,去金山面试。依旧等了很久,还是没我。我又问了一下,HR 说查无此人!我很愤怒,我说你们怎么搞得,每个人只跟我要简历,让我过去面试又说没说。HR 说那等几分钟吧,我问问人,看能不能给你安排一次面试。

终于,拿到了一次面试机会。

一个人面试我,旁边还有一个人,给我介绍一下,说是美术。面试半个小时左右,那俩哥们一直在抽烟,我有些无语。聊了聊游戏,大体聊了一下技术,让我谈自己的了解的技术,然后一顿否定。最后说你可能不适合我们的公司。

临走的时候说我们这边人已经招够了,感谢你能来面试,送你一个小礼物吧。最后送了我一个写着 ESC 的挺 geek 的台灯。

当天晚上收到了风行的面试通知。

风行

第二天早上去风行面试。第二天早上九点左右我过去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在面试。可能是金山的对比,很多细节上,让我对这家公司突然有了好感。没等多久,就轮到我面试。

第一面是 技术面,面试我的是「邢师傅」。前面面试过几次,感觉面试管要么不专业,要么感觉技术水平也不咋地。邢师傅第一感觉是和蔼,后来才发现他是慢性子。聊的很愉快,C++、数据结构、算法、网络、系统都聊过一遍。一个多小时,很快就过去了。走的时候,留了邢师傅QQ,我好心机。

第二面试 综合面,面试我的是「张弓」,没什么印象的,只记得很快。

第三面是 HR,面试我的 HR 我名字忘了,只记得姓孙。

整个面试下来,很流畅,每个人面试官都很负责,一直在写东西,给每个人写评语,评分。

面试完之后,感觉稳了。

之后的几天,他们都去继续投简历,我不想找了,感觉太累。一直在等风行的 Offer。很多公司都是当时发 Offer 的,但是风行不是,要回到北京以后一段时间之后再给 Offer。

签风行

在西安等了一段时间之后,风行还是迟迟没电话通知,我有些着急了。当时又收到一个不好的讯息,胡老师(hushaojun)说,下节课不来的人都要挂科。其他老师的话我可以不信,胡老师的话,是必须要信的,刚从国外回来是其一,性子很轴是其二,但是我挺喜欢这个老师的。

就这样,所有的人,都火急火燎的回来上课了。上完课之后,没找到工作的人和想找一个更好工作的人又开始往西安奔了。我实在是不想去了,在纠结之际,收到的风行的 Offer,没多想就签了三方。

张杰

2015/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