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农-S13:WXYZ

在写完以前某篇文章之后,杨溪说你的记忆真好,好多事都记得。在当时写的时候,很多大学发生的时候就好像在昨天一样。可是在写完[上篇](/in-xinong-s12.html)之后,过年的某一天睡醒了之后发现很多事情都记不起来了,仓促、惶恐。

年初杨溪回国待几天,上周日晚上突然发微信跟我说:

妈的,唱等待唱哭了

唱到 "不愿最后总结束的忧伤"

眼泪就绷不住

泣不成声

有很多东西过去了就回不去了

是啊,有很多东西过去了就回不去了。

这一两年身边关系不错的朋友都在跟随着年龄,跟随着社会不断的迎合变化,我算是坚持到最后的。我知道这种「迎合」并不是坏的,也知道这种坚持不会有任何意义,我只是不愿意。然而,一路跌跌撞撞,身上的很东西不自觉的改变了,以前执拗、偏激、冲动, 现在把那些可能不好的东西写到文章里,现实生活中逐渐追求平和和成熟。

去年 8、9 月份吧,吴磊说,「对过去念念不忘是因为现在生活的不尽人意」。我觉得是有些道理的,人应该满怀希望向前看,阳光一些。我现在想做的是尽快把着一些列写完,因为回忆并不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

WXYZ

WXZY,代表四个人:邬明,董正荣,张杰,杨溪。这个称谓大学以前没有,毕业一年了左右,X 改的群名。

在西农-S9: 摇滚(1) 里面说过这样一句话:

大一的时候,我很讨厌三个人:杨溪、邬明、X(跟我正确发音:“叉”)。

杨溪,他总是唉声叹气,无论是上自习、吃饭还是上课……,总是会把氛围带的无比压抑;

邬明呢,他对所有事情的态度都是一样的:无所谓,表现的特别彻底;

X呢,因为他X啊。(然而,世事无常,造化弄人…… 最让我讨厌的几个人却给了我大学生生活中最多的记忆。)

接着这里讲吧,和杨溪相熟的过程主要是因为摇滚,还有我们很多的共同点。

大一的时候,大家的关系都很一般。新生,都是乖乖的上课,没有那么多的空间,而且我相信在那个很多人面对突如其来的大学生是有些茫然的,所以时间过的很快。到大二的时候,虽然课多了,但是我们会逃课了啊,空闲的时间就多了起来。

无聊的男生基本上只会有三件事:

  1. 游戏
  2. 球类运动,篮球、足球、羽毛球
  3. 女朋友

计算机专业的学生,对游戏有先天优势,毕竟学计算机的没有计算机学毛。然而,上天是公平的,计算机系的女生少的可怜,男女比例能达到 3:1 就很不错了。印象中游戏是大三的时候才开始正式流行的,所以只剩下球类运动了,就这样了篮球逐渐了班里男生的主流运动了。

打篮球的时候我同样也讨厌这三个人(我太柔弱了):

  1. 杨溪,一个踢足球的人打篮球脚法、肘子、肩,太可怕了。不过见到 wbm 打球之后,我觉得杨溪也算好的。后来才想明白,在那个时候的普遍的篮球水平,身体素质是完全碾压球技的。我记得有一次和水建几个哥们打球,杨溪盖帽一把连人带球直接摁到地下了,简直野蛮。
  2. 邬明,不传球,仗着自己胖,拿着球就往里冲。妈的,最不能忍受的是他进球之后,藐视一切的眼神。
  3. 董正荣(后面用 X 代替),一个参加十项全能的男人,身体素质比杨溪还要好,弹速好,就是篮下踩脚问题太严重了,队友和对手的脚都踩。X 简直是邬明的克星啊,不知道给赏了多少个火锅了,看的我那个开心啊。

外号这个事是值得说一说的。

杨溪和邬明是一个宿舍的,杨溪外号叫“溪子”,邬明和 X 都是这么叫的,我从来没叫过;邬明外号叫“鸟明”,因为邬字很多人不认识,杨溪和 X 都是这么叫的,我从来没叫过;董正荣外号叫“X”,我们都是这么叫的哈哈,没记错的话,X 这个外号应该是邬明起的,有才; 至于在宿舍没有外号,只有 X 偶尔叫“阿杰” 。

在大三之前,我和杨溪的关系已经算很好了,但是和他们两个并不熟。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杨溪和邬明的关系虽然是一个宿舍,关系并不是很好,身上的刺太多了。由此看来,我对他们的影响举足轻重,很关键!

大二暑假,邬明、X、我都没有回家。大学的暑假时间很长,大家都无聊的不行,只能凑到一起打篮球。虽然平时关系很一般,但是没人陪着玩,只能一起玩了。

就这样,整个暑假,几乎每天下午都打篮球,经常从下午四点左右一直打到七八点,大汗淋漓,去东门吃个盖饭、或者点个小炒,喝个瓶酒,回来冲个凉……

相处的久了才发现,他们都是无比真诚的人。「大学遇到的这些人逐渐影响了我对朋友的选择标准,只要人品好、够真诚,不管脾气好坏都值得深交。」

暑假结束以后,大三、大四的生活和他们就息息相关了。和他们相处的时间,远超过了宿舍的那帮哥们,也超过了陪女朋友的时间(所以……)。

天气好的时候,就叫到一起打篮球。一个暑假之后,我们的篮球水平都得到了提高。X,身体素质好,一旦会打以后,优势太明显了;邬明,投篮也准了,倒球也倒的快了;杨溪和 X 差不多,野蛮人一旦掌握了一些球技,太可怕了。 自此,篮球场上,我们四个几乎永远在一波,打比我们菜的一起打,打比我们强的也照样打,胜率还算可以。

  1. X: 大前、中锋
  2. 杨溪:小前、大前
  3. 邬明:组织、得分
  4. 我:勉强算个组织后卫吧,一个重要职责是发球,另外一个更重要的职责是鼓气加油……

四个人,分工算是很明确,打的时间长了,也就有了默契,也越打越舒服。所有的团体性比赛,除非个人能力实在太强,否则配合比单兵作战能力重要太多了。就拿我们四个打球来说吧,球很少在一个人身上停留,有篮下、有组织、有得分、各司其职,即便是输了打的很爽。

我们大学食堂的伙食还不错,很多老师都夸赞,但是吃个两三年谁也扛不住。晚上都不愿意去食堂吃,我就经常叫他们几个出去开小灶,炒个菜、吃个火锅、喝着啤酒、吹着牛逼,日子不亦乐乎。

后来就更奢侈了,喝完小酒去 KTV 唱歌,一开始,邬明几乎必点的是伍佰,X 的 “向天再借五百年” 我都快听吐了,我和杨溪基本上唱平时听的那些摇滚。相互听得多了以后,就开始乱唱了,每次都嗨的不行。大四 KTV 每次都会唱一首:天高地厚,拼了命的去吼。

可以一起闯祸一起沉默一起走

可以一起飞翔一起沦落

不管天高地厚陪着我

陪我一起大声狂吼

大学的后两年过的真的太快了,很快就结束了。

现在别人叫我唱歌,我说我不会唱。就算真的去了,也没有多少激情。少了你们,再豪华的 KTV,也比不上小东门那个 20 块钱可以唱一个晚上的“破地方”。

「此去经年,只想和你们再唱一首天高地厚。」


毕业之后,杨溪去日本留学;邬明去了深圳又回到了成都;X 从深圳到上海又到南京;而我从北京到上海又到合肥。

据我所知,这 3 年多的时间,大家都过的不那么顺畅,吃了一些苦。幸好的是,现在你们过的越来越好。

岁月漫长,我们可以输,但不能怂。加油!

张杰

2015-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