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农-S12:陈东坡

前面文章说,这些年,我所遇到的人中佩服的人有两个: TankyWoo 和 陈东坡。Tanky 的事前面已经写过很多了,在以后的文章中也会出现很多次,就不单独写篇文章了。

有一次和郑媛聊天,我说你的戏份比较少,她说:「没事,你才是主角」。其实在时间面前,我们都是配角。

在「在西农」这一系列的文章中,我打算只写事,谈谈自己的经历,以及看法,顺便写写这些朋友们。陈东坡是个例外,与我相关的事不多也不多,但是很值得单独写篇文章。我非常不擅长写人,写的不好,见谅。

-—

0

陈东坡。

确切来讲,我们不算同学,没一起做过事,聊的也不多。

但是他是我的朋友,老朋友。

做事务实、生活简单、说话耐人寻味。

1

大一入学,同学们都心高气傲,但是出彩的总是那几个人。一些人因能歌善舞而出彩,比如小宝;一些人因孤单压抑而出彩,比如杨溪;一些人因身宽体胖而出彩,比如二班的 XXX ;一些人因高调行事而出彩,比如陈东坡。

他是我们班的班长,他是最早和辅导员搞好关系的人,也是最早和学生会混熟的人。

他是在学校不允许带电脑的情况下,班里第一个带电脑的人,也是第一个跟着蔡老师混的人(前面的文章里讲过,他是最早开始「写代码」的一批人)。

他在开学的几月时间里只有一个被子,没有褥子。光板床睡了近半个学期,一个爷们儿。

他给很多人的第一印象是「强势」。我不喜欢行事高调的人,所以,我不喜欢他。

2

我大一的时候是生活委员,他是班长,我也在学生会混过一段时间。可能是「工作」上的交集,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逐渐成了朋友。

学校举办辩论赛,一个班必须出一个队伍,陈东坡、cy、ly 和我四人一队参加了学院的辩论赛。

时至今日,我依旧觉得我非常不适合「 一对多」的沟通。东坡不然,很多人开始佩服东坡是辩论赛,我也是。从学院开始到学校,十几场辩论赛,一路高歌猛进,几乎场场都是最佳辩手。一个理科学生,文学功底深厚,尤其在历史方面,更是望尘莫及。

3

大二,他要退学。父母、老师纷纷表示不理解并进行阻拦,几方协商之下,由退学改成了休学一年。临走之前,聊了几句,他说「学校不适合我」,我也没说什么反对或者不理解的话(这几年,我对大学教育的厌恶从未改变过)。

我们总是谈着说走就走,但是有的人真的走了。对于休学,很多人都投以羡慕、崇拜的眼神。而我却明白,对于他这个决定是艰难的,而为这个决定付出的势必是更难的。

有句话说:「生命中曾经有过的灿烂,原来终究,都需要寂寞来偿还」。除了大自然以外,所有看起来美好的东西,背后都需要付出更多,从无例外。

4

大三的暑假快结束的时候,东坡回来了。我说你回来我请你吃饭,他说不用好的,一碗面条就好。结果,我在小东门请他吃了一碗面条。

回来之后,由同班同学变成了学弟,哈哈。我大学四年暑假都没回去,他暑假住在我宿舍。

我偶尔看看东西,大部分时间都在打游戏,他白天在蔡老师办公室,晚上回来折腾。他偶尔也打游戏,看电影,有几天时间他都在尝试各种 Linux 发行版,所以天天都在装系统。

我晚上2点睡,他比我睡的更晚,早上六七点就不见人了,总是这样。我根本想象不到一个人每天睡四五个小时,白天居然可以保持 12 分的精神。

大三上学期,我的团队参加软件设计大赛,他也参加了。在上台演讲的时候,我发现了他变了,讲话变的磕磕绊绊,完全没有当年最佳辩手的风采。是他厌恶这种比赛的形式,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我不确定。但是有一点我确定是,他这一年出去一定经历了很多事情。

大三的事情突然变的多了起来,当我再次想起他的时候,在 QQ 上找他,他说他已经离开学校了,这次是退学。理由是: 「学校还是不适合我」。

5

13 年初我在风行正式上班(在北京),通过几次电话。

第一次电话,问了问近况,他说在一家小公司,那个时候他应该已经工作 2年+ 了。

第二次通话,说他在咖啡厅遇到美团的一个主管聊了聊感觉还好,但是他觉得现在的公司发展的不错,不愿意离职。

通话第二天,他跟我说,他已经在美团上班了。

6

15 年入夏,天已经很热了。

他说他要来上海工作了,我说来吧,来了先住我这里。我没问公司,没有问缘由,我不是多嘴的人,别人不说的我永远不会问。

在我那里住了一周左右吧。我说你女朋友呢?他说他马上都要当爹了。我说还是以前那个(女朋友)吗?他说早就不是了。

再之后,他朋友圈晒娃,我点赞。

未结束的结束

他是我见过的人中执行力最强的一个人。

看他的朋友圈就会发现,他对很多产品理解都很「原始」,一针见血。

他务实,「低头做事,莫问前程」。

他热爱生活,吃一碗面条,可以写一首诗,偶尔还赏自己一根棒棒糖吃。

前路艰辛但势必美好,深蓝色的梦想,祝好。

张杰

2015/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