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合肥-S5

明天离开合肥,年前(阴历)最后一篇「在合肥」了。10月初到合肥,4个月了,真快。昨天下午整理一下这几个月做的事情,顺便写了份 2016 TODOList。

整体来看,算是做了很多事情,可能比在北京一年时间接触的东西、写的代码都要多(不和上海比了,上海第一年也是做了很多事情)。 但是还有一些事情没做好,远没达到自己的期望,说到底还是心急、浮躁。

1

12 月下旬,我开始写「绝版青春」系列文章,当时信誓旦旦的说一天一篇,可是到一月份就断了,真不是我懒。

刚到合肥没多久,日子难熬。我一直喜欢猫,就预定了一直小猫,怕一个人不好养,就怂恿武师傅也买了一只。有段时间我一直在知乎上搜各种养猫的攻略,12月底的时候,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 期间去养猫姑娘哪里看猫,都觉得萌萌哒,爱不释手。还让热血的小伙伴们给起名,在微信群里热闹了两个小时左右。奶妈说,我火锅都吃完了,你们名字还没起完。

从厦门团建回来以后的一个下午把猫领回家了。开始一直躲着我,熟了以后一直跟着我打转。

第二天、第三天安好。

第四天回家我感觉他似乎很虚弱,怕是病了,就赶紧喊武师傅带我去宠物医院,医生说不行了。我那个时候虽然害怕,但是还存有希望,就把猫带回卖猫的地方。刚到没多久就死了。

期间不过两个小时时间,两个小时之前还能跑来跑去。

送去的路上,我不知道怎么就哭了,这可能是这几年第一次流泪,我以前说:「可以迷茫、可以彷徨,但是不可以绝望」。这次彻底绝望了,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就觉得,这一年,怎么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了我身上。

以前看到一篇文章,那时候我还不明白: http://www.jianshu.com/p/f6b9307520be ,内容比较短,全文引用了:

那个时候我还不明白

一九七六年,金庸的长子查传侠在美国自缢身亡。

次年,金庸将十七年前连载完毕的《倚天屠龙记》重新修订,并补上了一段后记。在后记中有这样两句话:

然而,张三丰见到张翠山自刎时的悲痛,谢逊听到张无忌死讯时的伤心,书中写得太也肤浅了,真实人生中不是这样的。

因为那时候我还不明白。

是啊,那时候我也不明白。.

初中上学时最讨厌的事情莫过于看到「背诵」二字。需要背诵的课文中,朱自清的散文最是让我恨之入骨,一曰《荷塘月色》,二曰《背影》,一整段全是一小句一小句的白描,文字平白简素,毫无美感可言,当时看得我可是叫苦连天,心中暗想,不就是父亲到车站送别我上火车吗,何必絮絮叨叨地写出这么长的一番话。

大学报到那天,父亲搬起我的行李,气喘吁吁地走在楼梯上。望着那一晃一晃的背影,脑海中又浮现出曾经死记硬背到滚瓜烂熟的那段话:

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

滚烫的眼泪划过脸颊。

是啊,那时候我也不明白。

念过太多太多的诗词,读过太多太多的故事,哪怕已经深深地刻在脑海中了,可依旧是不明白。

不明白同叔为何要望尽天涯路,不明白稼轩为何会道天凉好个秋。

不明白幽梦里相对无言唯有泪千行的思忆之痛,不明白僧庐下夜听细雨点滴到天明的黍离之悲。

不明白项脊轩中亭亭如盖的枇杷树,不明白姑苏城外独对愁眠的渔火钟声。

课本的注释写得再清晰,老师的讲解说得再透彻,也只懂得词中意,奈何悟不透话中情。

是啊,年少之时,又怎么会懂丧子亡妻,怎么会懂国破家亡,怎么会懂人鬼殊途,怎么会懂名落孙山。

直到某天,书中故事变成了人生,莫名的悲痛涌上心头,不能自已,才大彻大悟,醍醐灌顶,仿似大梦初醒。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是啊,那时候我还不明白。」

可有些事,等你明白了,已经太晚。

对不起。

我自责过自己怎么可以这么冷血。很多事情,别人都觉得感动的稀里哇啦的,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原来,只是这是些事情没有发生自己的身上。

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下班回去之后什么都不想干,感觉做什么事都没有意义,更别提写文章了。

我似乎总是这样一个人,经历的类似的事情,承受外部环境带来的、自身存在的各种问题,纠结着,思考着。走进阴影,走出(而不是逃避)阴影。

几年前生病痊愈之后,让我觉得生命很短,我要在有限的时间的做更多事情,工作也好,打游戏也罢,总之不能闲着。于是,我变得越来越急。 在合肥以后,我才逐渐的意识到太在意反而会适得其反,与其每天都琢磨着半年、一年、五年以后自己要做到什么程度,不如做好眼前应该做的事。*少说,少想,多做*。

2

在我写的东西里,有碎碎念,有吐槽,有偏激的观点,也有些可能是"负能量"。真实的东西,有些是美好的,更多的是"残酷的"。

我特别喜欢的两篇关于摇滚的文章中各有一句话送给大家:

白日梦蓝 【豆瓣乐评摘抄】

大白菜才是生活,燕京和青岛才是生活,京酱肉丝和拍黄瓜才是生活。没碴过架没飞过叶子没割过腕上过吊没退过学,这难道就不是青春了么?正视自己的青春吧,把拯救世界的任务还给超人,把启迪人类的任务交给艺术家,我们只不过是些忧郁青年而已。

这是一个亡命徒死绝的时代,不知道这是不是谈中国摇滚

曾经我想做个亡命徒,做个像他们一样的疯子,时间让我发现我们其实都是一样的俗人而已。早就剪短了头发,把专门磨破洞的牛仔裤扔进垃圾箱,人模狗样的穿着衬衫开始日复一日的上班,等死。

只有一件事,我们拒绝否认我们曾经的信仰,因为麻木的心灵最深处还有着一小块无比柔软的地方。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小孩子们问"为什么王菲会和窦唯结婚啊他一点都不帅" 的时候露出无奈的笑容,为什么在穿水手衫的时候忍不住想系条红领巾,以及在看到苍老的张楚多年后再次站在台上唱"上帝保佑吃饱了饭的人民"的时候,会忍不住泪流满面。

也曾和杨溪在操场上哼唱着未卜乐队的:好 B 都让狗日了。

也曾听阴三儿唱的,老师您好:

想让我尊重你 你得先学会尊重别人

冤枉我的事我TM永远不能承认

没收我的东西我TM都不要了

跟别人都没事 我跟你只有仇恨

迷茫的时候,也曾唱着扭机的《理想的背后》:

长久以来都是我一个人 怀揣着梦想走在街上

我最喜欢的颜色是蓝色的 我天生是个忧郁的孩子

一如既往的努力换回的只是那一如既往的扭曲

我不愿再这样默默等待 也不愿再被这一切伤害

明天将会怎样已不再重要 我在这虚幻中佯装疯狂

迷茫过后,也曾大声吼着:再见杰克,再见我的凯鲁亚克。

想要的回忆的时候,也曾唱的:

我第一次恋爱在那里

不知她现在怎么样

我家门前的湖边

这时谁还在流连

略感忧郁的时候,也曾唱着:

时间过得飞快

转眼这些已成回忆

每天都有新的问题

不知何时又会再忆起

···

面对那些可以装 B 的过往,面对那些反学校、反制度、反社会的愤青思想。如今还是一个人开心的编织着代码,按时上班下班,看个电影,听个音乐,打个 Dota。

看着那些傻逼们做着傻逼的事情,心里默默的骂一句傻逼,然后继续过自己的日子。

那你是不是不再"愤青"了?不再"事B"了? 只是我逐渐选择不说了,我选择不浪费时间了。

3

写文章的人更像是剑客或者侠客,拥有一柄利剑,让看到的人会痛,会不爽,会反感;而不是一个谋略家,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指点江山,摇旗呐喊,天朝从来不缺这样的"人才"。

最后,不要相信我说的,我只是在瞎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