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杭州-序

in-hangzhou-s0.jpg

到杭州生活整一周多了,搬家、租房这些事情都搞定了,新公司上班也已经整一周了,一切逐渐步入正轨,一段新的生活又开始了。

诺,一个新的系列「在杭州」开始了。

离职七行

在七行工作的这两年半时间感受到的东西不是一句两句可以说的清的,尽管「在合肥」系列写了 16 篇相关的文章,但是也远远不足以表达的清楚。

一个人从骨子里潜移默化的改变,言语、文字不易于表达的东西,等累积到一定程度之后就可能彻底改变了一个人的方方面面(性格、为人处世等)。

离开的原因在 在合肥-S15:再见七行 这篇文章里已经说明了,不再赘述。只是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要在年底离职,而不是来年初,这样的话至少还能拿一年的年终奖。

其实这一点我又何尝想不到呢,只是我不想待了,疲倦了。当我下定决心要离开的时候,剩下的一分一秒都是煎熬。

找工作

从风行离职的时候,对新工作两个方向:要么做 Python、要么做服务器开发,入职江游算是这两者都满足了。

这次找工作,限制了两个条件:要有熟人在、待遇不能差。不想再去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了,有熟人在的话,至少可以提前了解一些公司内部文化等;我以前找工作是很少提待遇的,现在想想自己有多么傻。

一开始大体问了一下 dingliang(风行) 那边,从风行离职之后偶尔和 dingliang 有联系,其实挺感动的,都离开那么久了,dingliang 还是那么的信任我。如果我在北京的话,可能二话不说就直接去了;但是 GF 是合肥的,觉得北京太远了,优先会选择上海和杭州。

上海那边问了问广宇,不知道是缘分还是怎么地,总是对广宇有种特别的信任,所以就问问广宇那边缺不缺人。那段时间和马良聊的也挺多的,正好也想去当面聊聊。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突然忘了为啥会考虑吴磊这边,可能是平时相互洗脑洗的多了吧……,最早投简历的应该是吴磊这边,因为年底的缘故,公司招聘口径已经关了。所以等到了元旦之后,在我不断的催促之下,终于安排了面试……

有次联系吴磊的时候,老穆正好在和吴磊吃饭,他们公司也在找人,跟我要了一份简历,约了个面试时间。因为都在杭州,所以正好安排在一起。

(真的是老了吗?为什么年前的事情,现在回忆起来都这么费劲,WTF?!)

南下面试

(从合肥到杭州算是北上还是南下?不管了,这样起标题似乎更屌一些)

周一(忘了是哪天了)高铁到杭州,直接到老穆(政采云)他们公司面试。看着 HR 们快节奏的步伐,我有点头皮发麻,原来我离互联网一线已经有点远了。坦白说,我对杭州这边公司的阿里风有点抵触。

除了毕业校招的时候,参加过几次面试,后来就没什么面试经历。和政采云 CTO 的面聊,可能是我近几年之内最糟糕的聊天了,相互都不在一个频道上,也颠覆了我对面试的认知。

在七行的时候,我也面过一些人,我会尽可能的引导面试者把自己所熟知的东西表现出来。同为一个技术人,我深知,一个人的技术水平不是一次面试可以说的清楚的,而且做技术时间长了,很多东西都已经养成习惯了,想要把养成习惯的东西再拿出来反推理论还是挺有难度的。

令我反感的其实是:他们把面试过程机械化了,我看不到对技术的热忱以及对人才的渴望,只是机械式的追求某个问题的答案是不是自己想要的。

软件工程,方案是特定需求、特定资源的产物;当需求、限制资源发生变更之后,原有的方案自然变得不是最优的。做技术可能相对死板,但是做工程本身就是一个灵活的权衡利弊的过程。

造成不在同一个频道的主要原因,应该是我和面试官之间过往的经历差距太大,大公司资源充足方案则侧重于学术化的,而小公司资源短缺,往往是「不管是黑猫白猫能抓老鼠就是好猫」的思路。

老穆说我面试经验太少,太耿直了,我同意,也可以理解,毕竟大公司一个萝卜一个坑,能做事就行了。

但是底线还是要有的,至少不能把不会的说成会的。都说面试要让面试官喜欢,我觉得这他妈是扯犊子,面试官让我喜欢才是真的,面试都没好印象,我还能对公司有期待?

面试结束差不多已经五六点了,晚上和老穆、吴磊一起吃了个饭,闲扯了一会。

周二面挖财(吴磊所在公司),早上面了三面:两个技术、一个部门主管,因为时间的关系,HR 面试安排到了下午。前面三面都比较轻松,真正跟我聊技术的话,我还是不虚的,毕竟做了那么多的事情,HR 面就扯扯皮。

因为快过年了,时间都比较紧,所以面试结束之后,之前约了广宇他们,我就坐高铁去上海了。

晚上和峰子、张超、天琪一起吃了个串串,还是跟老朋友一起待着自在啊,在峰子那边住了一晚,跟峰峰谈谈人生、感叹时光,唏嘘不已……

周三早上去广宇那边,正好鳗鱼也在,就一起聊了。久违了的黄老师,讲课还是那么犀利,他们那边的情况基本上了解的差不多,小公司游戏也不好做啊。

中午和广宇一起吃饭,尼玛,那个 30 块钱的凉拌牛肉真好吃啊……

本来打算周三晚上就回合肥的,因为马良说周三下午要和投资方签合同,加上张超想要晚上再 Happy 一下,就和马良约到了周四早上。

王林志(七行的销售)也在上海,所以跟广宇吃了饭之后,就约了王林志。跟王林志聊了一下午,虽然已不在七行,但是一谈到爱车店这个项目,总感觉有聊不完的话题,毕竟一起奋战了那么久。做软件,还是直面用户更有意思一些。

晚上继续和张超、峰子吃吃喝喝,因为离张超那边近,就住他那边了。因为马良当天下午合同没搞定,周四上午要再签合同。我周四的票已经买好了,所以就聊天就割了(再次恭喜马良拿到投资,挺好的)。

就这样跑了几天,其实也没面什么公司。从上海回合肥的高铁上收到挖财 HR 的电话,得知被录取了。

入职挖财

广宇那边公司因为一些原因吧,割了。挖财这边给的待遇还行,所以就答应入职挖财了。

可能是年底的缘故吧,虽然很早打电话确定了录取,但是迟迟不给我发 Offer ,我让吴磊催了很多次,最后拖了有两周时间才发的 Offer,还是挺不爽的。

期间微信上有几个朋友说可以内推,一方面出于对吴磊的信任,另外一方面我对腾讯、阿里这些大公司比较抵触(也不知道为啥,可能是太矫情了……),就说算了,感谢朋友们好意。

新工作:运维开发

我每次换工作技术栈都挺「颠覆的」。从风行到江游:是 Windows 底层切换到游戏服务器;从江游到七行:是游戏服务器切换到 Web 服务器。

每一次技术栈都挺「痛」的,虽说技术相通的,但是不同的技术,工具链、技术点都不同,彻底熟悉需要很长的时间。这次更是一次大换血,连编程语言都不是我所熟知的了。

所以,来挖财这边是有很大的顾虑的,也挺有压力的。完全不熟悉的技术栈:Go、Docker、Kubenetes。

妈蛋,又要重新开始了。

张杰 2018/03/04